重庆通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养殖、种植、加工系列技术整合服务
                              
             
  —— 专业技术 + 实际案例 + 配套技术
  联系人:徐老师 电话:13752851655 QQ:2871200245  1066725410  微信号:tm655-com  
用  技  术  改  变  人  生

我的一个用"麻疗”对抗癌症的发小

   

   昨天早上七点多钟我的手机响了,一看屏幕是兄弟打来的。我平时事多比较忙,每天几乎都是半夜二、三点才睡觉,兄弟知道我这个习惯,从来没有这么早给我打过电话。我突然紧张起来,感觉一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赶紧接电话,兄弟说:“李晓林他妈妈去事了。”
   我怔住了,特别意外,我问:“什么时候”。
   “今天早上”,兄弟说。
   怎么会呢?前几天还在医院好好的,怎么就走了呢?有些突然,我一时转不过弯来。
   兄弟电话里又说:“这事现在能不能告诉老娘?”
   我突然清醒过来说:“这事现在不能给老娘说,过一段时间在说,她知道了会难受的”。

   李晓林和我是发小,我们从几岁的儿童时期就在一起,我们两个家庭也有着几十年的交情,这种交情很深厚,彼此象家人一样。
   我发小的妈妈姓毛,毛阿姨是浙江那一带的人,说一口浓浓的而又略带北方味的家乡话,她的嗓门很大,说话时底气很足,声音很有吸引力,听她说话特别喜庆,很舒服。她的性格直率而纯真,纯真的象个儿童,与很多心机很重的女人相比,她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孩。

   毛阿姨特别乐观,我从没看见过她生气或者不高兴的面孔,每次看到她时,总是笑容满面,快乐地说话。一直以来她的头上也没有一根白发,头发总乌黑发亮,也不知是因为她天性乐观还是体质与众不同。
   她的嘴有一些前突,白白的牙齿也是常常因为笑而比别人露的多一些。如果有人说一句什么笑话,或者把她逗乐了,她总会习惯性地说一句:“要死喽”,然后咯...咯...咯地笑起来。

   她的笑极富感染力!

   发小的父亲多年前因患前列腺癌去世了,毛阿姨因为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一直在打针,吃饭的时候总是先在肚子上打一针,然后在吃饭。上一次去贵阳时听发小说她因肾衰竭住进了医院。我还在和家人商量等农场的住房盖好后让毛阿姨和发小住到农场来。农场空气好,平时也能劳动一下,锻炼身体,吃自己种的菜和养的家禽,对身体会有好处。

   可没想到毛阿姨突然就走了。

   而让人担心的是,我的发小也是重病在身的人,他患有鼻癌,现在经常在医院做放疗和化疗。这种打击不知对他有多大的影响,作为一个健康的人在失去亲人时都会很悲痛,而对于一个身患癌症的重病人来说,也许我们根本就无法去体会他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我和发小的家庭有着很多共同的地方,我们的父亲都是军人,父母也都没有文化,我们的出现只是父母们晚间快乐的产物。不象现在的父母们,在要小孩之前会先规划一下,会考虑身体健康呀,孩子的未来呀,在哪上幼稚园,在哪读书,将来做什么呀等等。

   我不记得小时候曾经过过儿童节,也从来没有父母陪着我们去公园或者其它地方游玩的经历,在加上我们总是跟随父母在野外队南征北站,到了一个新的学校连老师还没认熟就很快到另一个学校了。

   我们最不喜欢也最痛恨的就是去学校了,学习上我们实在没有什么兴趣,因为不管走到哪个学校都不会做题,挨老师批评那是家常便饭,因此挨父亲的打也是家常便饭。所以我和发小还有其他一些和我们差不多的孩子就有了一个共同的特点:无拘无束的淘气,胆大妄为地捣蛋。

   几乎所有大人不喜欢的、小孩子干的坏事我们都做过,逃课,东游西逛,摸鱼捞虾,打架斗殴,想起啥就做啥。

   那时在云南下关第一区测队,那是一栋办公楼房,我们经常在那里面上窜下跳地开心玩耍,一次在二楼的一个办公室里看到放着很多木箱,木箱里用棉纸包裹着一些圆柱型的石头,上面有用红油漆写的文字和数字,我们也不知道那是啥东西,觉得好奇,就把那些圆柱型的石头拿出来,一个一个把棉纸都拆了,看来看去全是石头,也不知道大人们用棉纸把那些石头包裹起来干嘛。长大了参加工作后才知道那些都是打钻从地下取出来的岩心,是地层结构实物的样本,那都是很多人付出很多辛苦而获得的。我们把样本全部搞乱了,搞坏了,就失去了它们的价值。后来听说单位还追查了好一阵,找不到是谁弄的也就不了了知。想起来也真是很惭愧。

   赌是一种人的天性恶习,小孩子也有这种恶习,有一次我和发小俩赌钱,是一分、二分的那种硬币。赌的方法是在地上挖一个洞,在离洞一定的距离外画一条线,当庄的人站在线外,把手里的十几个,或者二十几个硬币撒向洞里,钱落在洞里如果不在继续赌下去就可以把洞里的钱拿走,如果想要更多的钱就由对方指定一个洞外的硬币,当庄的用一枚小铜钱去击打那个硬币,打中了就可以把全部硬币拿走,如果打不中,那些落在洞里的钱也不能拿走。那天我手气很好,连打连中,最后赢了发小的三、四角钱,发小急了,哇哇地哭了起来,说他回家后会挨打。看他哭的伤心,我能体会挨打的滋味,不忍心就把钱还给发小了。

   我们小时候都很穷,身上最多的时候就只有二、三毛钱,不象现在的小孩,有压岁钱,礼钱什么的。有时候我们也会想办法弄钱买好吃的,找一些破铜烂铁去卖换钱。第一区测队办公楼的过道里有一些坏了的拉线开关和插座,里面的金属是黄铜。一天我和发小还有几个其他记不住名字的小孩一起去办公楼,准备拆几个下来。我们刚进办公楼没多久,发小就发现一个没有盖子的拉线开关,开关在墙上的位置略比发小高一点,他嘴里一边说:“老子发现一个”,一边伸手去拿,他刚摸到开关就听他大叫一声:“妈呀”,然后快速闪到一边,抱着手在发抖,原来这个有电,他被电击了一下,我却在旁边哈哈乐了半天。

   下关那一带以前有一些很小河沟,河沟里面有很多泥鳅,我们看到一些比我们大的人把河沟一段用泥巴堵起来,在用盆子把里面的水舀出来,水舀干了就用手把泥巴翻起来,泥鳅就露出来被抓住。有一天我和发小也找了一段小河沟堵起来,费了很大劲才把水舀干,挖了好一阵也没见到一条泥鳅,正在沮丧的时候,突然在刚翻出来的泥巴里面露出一块有点大、红色的、有肉质感的东西,那东西很鲜艳,但不动,静静地在那里。我俩都被吓住了,不知道那是个啥东西,过了一阵,大起胆子用盆子连泥一起把那红色的东西挖起来,倒在路上,结果一看是条大泥鳅,红色的那块是它的尾巴,好大一条泥鳅,高兴激动了好一阵。

   小孩子都比较好吃,我们小时候也没有钱买水果零食什么的,有时候就会到农田里摘农民种的番茄、黄瓜这些东西吃,有一次正在摘的时候被农民发现了,把我们抓住骂我们,发小的表情和态度可能惹怒了农民,那个农民把发小推了几下,发小冲农民也开骂:“你整老子搓**”。
   搓**是当时下关流行的一句骂人的流话,类似天“他*的”、“*你妈”。那农民一听这样骂他就走过赤抓住发小,把手在他裤裆里搓了一几下,嘴里还骂着:“我就搓**”。可怜发小那小鸡鸡给弄得红肿了。那天下午我们几个都没有了往日的快乐,个个闷闷不乐地回家了。

   象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很多,那种类似于流浪儿童的生活却也给了我们一些其它方面的收获,我们往往比一般的小孩子更有生存的能力,胆子也比一般小孩子大,我们见识了很多同龄小孩不曾见识过的事情,也学会了一些小技巧。

   有一个和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姓郭的女发小,小孩子一般都比较傻,郭发小更是傻傻的,有一次我父亲指着我和兄弟问郭发小:“他们俩个你喜欢谁?”
   郭发小指着我说:“他”。
   我父亲说:“那你就给我做儿媳妇吧”。
   郭发小说:“好”。
   小孩子哪里知道儿媳妇是啥东西,还以为是啥好吃的。长大了郭发小没有成为我的媳妇,但这童趣却保留了下来。许许多多的童趣陪伴着我们的儿童时代,童趣的意义不在于它有多大的价值,它给我们的只是一种回忆,而回忆的价值是因为会有很多不同的感觉。我们各种各样的追求其实满足的也就是一些感觉。当我们走完了或者快走完人间的旅程时,回首往事,无论我们曾经挣下了多少实际的东西,都无法带走,能带走的也许只有那些有感觉的回忆。

   去年同学会的时候,吃完午饭,几个同学在一起聊天,聊到健康的时候,发小冒了一句话:“老子们的身体好的很,每天拉屎都是一根黄黄的,长长的。”
   我说:“李晓林,你恶不恶心啊?”

   没过多久听说发小得了鼻癌。

   上次去贵阳农场,发小和几个朋友开一部长安车到农场来玩,他刚一下车的样子我看了很吃惊,光光的头,没有一根头发,全身皮肤发黄,脖子下面掉着一大块松松的皮肉,眼睛也有点斜了,身体佝偻着,步态缓慢,穿的裤子屁股后面那一块空空的,裤子显得很肥大,整个人感觉象张纸片。一年前高大帅气的身板被摧残成这个样子,我也是曾经病了好些年的人,我能体会病痛对人的折磨,那些折磨不是几分钟,几小时,而是几个月,几年让你痛不如死的忍受。一些小病尚且让人痛苦,更别说癌症的病痛加上放疗、化疗的折磨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里难受,说不出的感觉。

   而发小的精神状态却让我意外,除了说话气很弱,象从远处飘来的声音,但依然象以前那么快乐。
   相聚在一起免不了要聊聊生老病死和如何健身锻炼的问题,发小很平静、淡然地说,我不能和你们比了,你们可以五年、十年的规划,而我只能一个月一个月的规划,那神情仿佛在说别人的生死。

   几个朋友打了一晚上麻将,发小和他们也打了一晚上的麻将,我说你身体这样还这么拼?朋友们笑着说,大家都认为医院是误诊了,他都有是通宵达旦打麻将,我们都受不了,他还没事,哪里象得了癌症的病人?

   朋友们还说,前段时间一个也是和我们一起长大的女发小,姓黄,给他打电话:“李晓林,你在医院吗?我们来看看你。”
   发小回答她说:“我在麻疗”。
   黄发小不知道“麻疗”是什么,以为他在治疗,说:“哦,那好,你安心治病,保重身体”。
   发小哈哈大笑说:“我在打麻将,所以叫麻疗”。

   “麻疗”是我发小创造的词,与放疗、化疗可以统称三大疗法了。麻疗有多大的效果不知道,但它是精神的凝聚,也许有人会认为它不高尚,不雅,不专业,不可取。但它却是在快乐、豁达的人身上体现出对病魔无谓的精神。

   我们都无法主宰生命的长短,但对于与病魔抗争的人来说,不管什么疗法,能多活一天就是胜利。我们每个人的现实情况都不一样,可能会因为心理的、生理的、经济的或者其它的原因做出各种不同的选择,放弃或者坚持,无论什么选择都是适合自己的。只不过当我们遇到什么灾难的时候,又能不能象我的发小这样,从容、乐观地面对?

   毛阿姨走了,她留下了乐观;发小病了,他保持着乐观,此时的打击只希望发小还是要保持着乐观,“麻疗”还得继续,不能放弃!

   祝天下的父母活得更长久!
   向那些在痛苦中与病魔顽强抗争的病友们致敬!
   愿我的发小早日康复!
   愿毛阿姨在天堂的路上走好!

 
蘑菇栽培技术大全简介 养鸡技术大全简介 养鸭技术大全简介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重庆通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重庆通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2月,是从事生态农业开发、农产品贸易、农业技术咨询服务的民营企业。提供众多养殖和种植以及加工制作的系列技术整合服务,这些技术不是单一的视频,而是系列的、成套的视频技术,是一种技术资源的组合和整合,也是创业的方案和具体实施方法,特别实用、有效。系列的技术避免了单一技术的片面性和局限性,几十、上百个相同技术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方法来阐述共同的一件事,所以它是全面的,也是可靠的。这些视频资料本身就是来自于众多的现实案例,体现了多角度、多层面、全面性、系统性。通过反复观看后就一定能轻松把握需要的技术,并能自如地从事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获得丰厚的回报。现代科技的快速发展,早已打破了传统的学习方法,最简单、最有效的学习方法就是:照着视频做,一边做一边总结提高!
 

联 系 人: 徐老师

移动电话: 13752851655  微信:13752851655

地    址: 重庆市巴南区惠民镇桐子垭公交车站旁

虫子鸡、虫子猪生态循环养殖场:重庆市綦江区石角镇回伍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