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通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养殖、种植、加工系列技术整合服务
                              
             
  —— 专业技术 + 实际案例 + 配套技术
  联系人:徐老师 电话:13752851655 QQ:2871200245  1066725410  微信号:tm655-com  
学 好 技 术 要 有 完 整、系 统 的 实 用 教 材

第一篇、我和鸡蛋的那些往事:
顽皮而又经常挨打的童年

   

我小时候特别淘,不是一般的淘,是出奇的淘,还是坏淘坏淘的那种。

因为淘,我没少挨父亲的打,可以说三天两头就会被打一回。父亲的打可不是假打,是真打,有时候是爆打。

每次被打的时候都很疼,不是一般的疼,是钻心的疼。

尽管这样我依然改不了坏淘坏淘的德性,在我的眼里,除了家以外的任何地方、任何事情都会让我感到自由自在和能享受太多太多的快乐。

我的童年是在大理和下关渡过的,我不清楚别的小孩是怎样的,我小时候的好奇心特别重,几乎对身边所有的事情都有极强的兴趣,遇到事也常常会动手摸一摸、戳一戳,敲敲打打的总想弄个明白,我的胆也特别大,回想起来好象没啥能让我害怕的。

所以我就成了著名的惹事熊孩子,大人们能想到的那些小孩子干的坏事我基本上都干过,而有些坏事干的比他们更有水平。

小时候我家是住在大理一条街上的,开门走几步就是路,路都是用鹅卵石一块挨一块铺成的,路的两边种有很多行道树,相隔几十米树与树之间夹着一根电线杆,杆子顶上有一个灯泡,晚上发出微弱的灯光照在路上。

那时大理的人比较少,晚上的行人稀稀拉拉的,微弱的灯光照在高低不平的鹅卵石路面上,加上行道树在灯光照射下形成的阴影,感觉很阴森,越往路的远处看就越觉得阴森。

晚上在家没啥可玩的,还时不时挨打挨骂,象一只小耗子住到猫的家里了,所以我特别不喜欢呆在家里。我几乎每天都和几个小伙伴在这条路上嬉戏、玩耍、鬼混。时间久了就觉得乐趣越来越少,不好玩,有时几个伙伴就坐在路边发呆。

我发现路灯与路灯之间有一段距离很黑,而那些行人似乎并不在意,在很黑那段路上仍然走的很快,我突然有了一个很兴奋的想法,给小伙伴们一说大家都来了兴趣,一起动手搬了一些石块在那黑黑的路上摆了一排,然后我们坐在路边等着看。

所有的行人走到那里都会被石块绊一下,有的踉踉跄跄窜几步,有的就被绊倒在地上,那些被绊的人都骂骂咧咧的,但一直没人找我们的麻烦。而我们几个都很开心这种被我们认为的游戏,觉得太好玩了。

有一次走过来一个军人,身体笔挺,脚上穿着皮鞋,看样子象个军官,迈着特别有力的步伐,走起路来咔咔作响,我们特兴奋,想看看这个军人会是什么状况。

军人走到那些石头时,因为用力比较大,不但没有被绊倒,反而把一块石头踢飞了,在踢飞石头的同时,他怪叫了一声,弯腰伸手去悟住脚,应该是脚被踢的很痛,估计皮鞋尖可能也破了。

我们几个嘻嘻哈哈的在笑,军人看到我们突然向我们奔来,我们赶快四处逃窜。

也不知咋回事,军人直奔我而来,我吓的一个劲往家里狂跑,军人在后面一边猛追一边大喊:“站住,给我站住”。

快到家时,门打开了,父亲冲了出来,估计他是听到外面的动劲了。父亲看到有个军人在后面追我,也来不急问我,上前把那军人拦下来:“你干什么?怎样回事。”

军人一看知道肯定是我父亲,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父亲连连赔礼道歉。

回到家里父亲把我按在床上,给我好一顿打,我痛了一晚,从此在也不敢去玩那个游戏了。

第二天吃中午饭时候,父亲破例地挟了一筷子煎鸡蛋给我,那时家里特别穷,能吃上一口鸡蛋就是最美味的了,那时候的鸡蛋特别香,鸡都是用粮食喂养出来的,而且喂养的时间特别长,香味也就特别浓。

几乎每次我挨打后父亲都会给我夹一筷子鸡蛋,这成了一种惯例,用来安慰我,也许是用这种方式表达他的某种歉意,他脾气上来时总是控制不了自己。我一边忍受着挨打的疼,一边享受着鸡蛋的香。可在我看来,他每次夹给我的鸡蛋太少了,那一小块鸡蛋放到嘴里还没品出什么味,就已滑到肚子里了,以至于我落下一个终生的毛病,就是喜欢吃鸡蛋。

小时候没有洗手间这个概念和说法,都叫厕所或者茅房,家里也不可能有卫生间或者洗手间,要方便了就必须得到外面解决。如果把街上所有的厕所或茅房都贴上洗手间的牌子,肯定不会有人知道那就是厕所,会有很多人被憋晕的,弄不好会死人的。

那个时候的厕所或茅房也都很简陋,小点的也就挖个坑,用席子,油毛毡,木板等围起来,在坑的上面搭几块木板就可以蹲在上面爽爽了。

我们从大理搬到了下关,很多户人家同住在一个停用的旧厂房里的,大厂房用砖隔成一间一间的小房间,一家人住一间。

厕所也是在外面,用砖和水泥砌的,房子的中间挖个坑,还是用砖和水泥抹好的,坑的上面也是用木板搭成一格一格的,在上面纵向在挡了一层厚木板,算是一堵墙,分成两边,一边是男厕所,一边是女厕所,每一边都能蹲七八个人,当时也算高大上的了。

这厕所啥都好,就是有个致命的问题,两边的人可以通过坑里粪水的镜子效果看得到,尽管房子里比较黑,看不很清楚,但知道对面是不是有蹲着的人。因为没有化粪池,时间长了不及时清理就会积很多粪水。

解大手的时候常常是坑里咚咚作响,偶尔也会有粪水飞溅到屁股上面,特别烦,我每次都很小心观察,避开那些会飞上来的粪水。

一天蹲在木板上的我心里突然生出一个极其邪恶的念头,如果扔几块石头下去,对面的人会怎样?我把这个念头告诉了几个小伙伴,本来也只是说说而已,可他们几个都想试试,但他们担心怕来不及跑,会被对面的人抓住。

我说不会,被溅了一屁股的粪水肯定只顾着擦了,哪有空这么快出来抓人。

也许是越小的孩子越有祸害的心理,完会没想到做事的后果会怎样。

当我们发现对面有人时,真的就把几块石头扔下去了,听到对面的惨叫声,我们又一窝蜂的嘻嘻哈哈的逃之夭夭。

如此弄了几次,最后这次不走运了,听到对面叫声我们又开始逃,也许是大家知道了有人在干这种坏事,有心理准备了,当我们刚逃出没多远,对面那人就冲了出来,虽然没有当场抓住我们,但她大声吼时我回头看了一下,这下被她认出来了。

晚饭时间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回家,我知道闯大祸了。平时经常被父亲打,我早就练出察言观色的本领,我能在父亲的脸上第一眼就看出会不会挨打。

当我推开门还没看清楚父亲的脸时,父亲的大脚就飞了过来,我一下被踹倒在地上,同时听到父亲的吼骂声:“操你妈的,这种缺德事你也干得出来”。

我捂着胸口,赶紧爬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父亲的每一个动作。父亲是当兵的,心肠硬,手脚重,气急的时候就乱打,完全不考虑我那么小的身板能不能抗住,会不会受伤。

长期的挨打我找到了一种减轻痛苦的方法,每当父亲打过来的时候,我的身体会顺着父亲的力道跟随延伸,或者身体顺势转圆圈,把父亲的打力化解掉一部分,这样会减轻一些痛。

当时我不知道这种行为是什么,几十年后当我练习太极拳时才明白,太极拳在避开对方打力的时候用的就是这顺势而为,用圆弧的肢体动作缷掉对方的力,化解对方的攻势。

所以每次挨打时我的身体都会扭来扭去的,象在跳舞。

那天我被打的不轻,晚饭也没让我吃,那是个特别难熬的夜晚。

第二天的早饭时,我的碗里又多了一小块鸡蛋。

我小时候也特别爱打架,一般的小孩不是我的对手。对我来说最坏的情况就是父亲打我了,象他这么大的人打我,我都不怕,只是不能还手打父亲而已,只能忍着。经常挨打我有一定的抗击打能力,当和别的小孩打架的时候,我就可以还手了,能放开了打,还常常把别人打倒。

我兄弟比我小一岁,是那种比较老实,看着就好欺负的小孩。每次他被别人打时,我就会找别人打回来。

有一次他被别人打了,我听说后跑步过去准备找那人打回来,可一看到他我就泄气了,他比我们高出一个头还多,身体强壮,一看就是我们俩个加在一起都打不过的人,他也很挑衅地看着我,象在说:来啊,你也想挨打嘛。

我只好拉着兄弟走了,可一直闷闷不乐,心里憋的很。我突然想到一个方法,对兄弟耳语了一翻,兄弟问:“行吗?”

我说:“没问题,肯定行,晚上打他”。

我们住的大厂房是从中间隔出来的小房间,两边对应着,中间有个很宽的过道,过道里都是每家用来堆煤的地方,一堆一堆大小高矮不等,因为过道没有灯,晚上就只能借着外面微弱的光通过过道回家,如果在过道里蹲几个人,只要不动别人就发现不了。

那天晚上我和兄弟提前蹲在过道的两边等那打我兄弟的人,看到他走进来,刚过我身边时,我一下冲出去,从后面抱住他的双腿,肩膀用力向他身上一顶,他就啪一下往前摔倒地上,脸朝下,背朝上。突如其来的行为把他吓的大叫,我们一阵狂风暴雨式的打击后,我拉着兄弟急急跑了。

第二天他看到我们时眼光扭到别处去,不敢直视我们,其实他知道是我们干的。

晚上父亲下班回来黑着脸问到:“你们昨天干啥了?”

“没干啥呀?在外面玩呢。”我知道事情不妙,可还是想赖一赖。

父亲开始吼起来:“你在给我编,说,昨晚上到底干啥了?”

我看瞒不住了,为了少挨几下打,只好一五一十把真事说了一遍。

我说完后,居然看到父亲的嘴角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轻轻的滑过后就消失了。

他又说了句:“以后不准这样了,听到了吗?”

我赶忙回答:“嗯,好。”

然后没了下文,父亲自顾做自己的事去了。

我太诧异了,第一次因为别人告状没有挨打,除了惊喜,还有严重的不习惯。

第二天早上,我的碗里又多了一小块鸡蛋。

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一幕,我估计父亲当时想的是:你兄弟被打了,你能想办法打回来,象我儿子。

因为我太淘了,父亲在怎样管得住我这方面可以说是伤透了脑筋,他没文化,只上过三个月的文化识字补习班,但他也学会一个识字的高招,利用新华字典来认字,通过新华字典他学会了不少字,并总结出一个经验:只要能认识二、三千个字就会写文章。他也逼着我学会了这一招,直到现在我都离不开各种字典。

没有多少文化自然想不出多少有效管我的方法,可他也有他的办法。

不知他从哪里捣腾回来一些古书,象《增广贤文》、《千字文》、《三字经》、《劝学》等。每当学校放假的时候,他就会给我们规定要学哪几篇,有的还要背出来,他下班回来捡查。

而每天的早上和晚上他都要让我们大声朗读那些古里古怪的文章,他也读书,在我们住的小房间里每天都能听到我们父子三人朗朗的读书声。

对干三、四年级的小孩来说,哪里有兴趣读这些古文,更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可害怕挨打,又不得不读,久而久之,这种大声读书的方法慢慢成了一种习惯,反反复复的阅读居然让我慢慢理解了那些文章大概的意思,一般的句子都能理解,理解后就逐步会受那些文章的影响。

这种习惯让我掌握了一个终生都会使用的自学方法:能力的提高靠的是重复!不停地重复,不停地看,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实践就一定会学会自己想要的,就一定会有很多灵感产生。

可我毕竟是个特淘的孩子,在我内心深处总喜欢和外面那些成天疯玩的孩子们在一起。很多时候我们会在父亲上班时溜出去玩,等他快下班时在跑回来读书。时间长了他也知道我们在蒙他。

父亲对我们的管教也越来越严,那一年要放署假之前,父亲开始让我们写那些古文,有时还让我们抄写他拿回来的报纸,他甚至在休息时,整个上午或者整个下午都陪着我们,其实他是在测算我们一上午或者一下午能抄写多少。

署假终于来了,我好高兴,可以开心的到处玩了。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个署假里的一天,是我童年里最倒霉的日子,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痛。

父亲每天要上班,他不可能每天都监视着我们,所以他想出这么一招,让我们抄写他规定的文章,而且还要把抄写的是第几页也要写出来。每次等我们抄写完了他也正好下班回家,时间相差不多,我们就基本上没有出去玩的时间。

这对我来说实在太痛苦了。

他每天要拿起我们的本子检查,一连好多天都这样。一天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们抄了一天的书,他怎么那么快就检查完了呢?我注意观察发现了他的检查方法,他不可能有时间都看完,只把开头,中间和结尾的部分看看。

我发现这个秘密后又开始兴奋了。第二天我盼着父亲赶快去上班,他一走我对兄弟说:“不用全部抄完,只抄点开头,中间和结尾的部分。”很快我们就抄写完了,然后就跑出去疯玩,到父亲快下班时就回来坐着假装学习,父亲也一直用他的方法每天检查,很长时间都这么过去的。

那时我开始学游泳,经常和几个小伙伴到耳海边玩,时间长了人就晒的一天比一天黑。开始父亲也没在意。

有一天他休息,看着我很狐疑地问我:“你天天在家学习怎么会一天比一天黑呢?”

我一听这话心里一紧,坏了,玩高兴把这个给忘了。小孩子毕竟把握不住,一紧张脸上就露馅了。

父亲看我紧张起来突然对我说:“把你的本子都给我拿来”。

我磨磨叽叽的把本子都给了父亲,他开始一本接一本的翻,越翻脸色越凝重,越翻脸越黑。

我窒息的胸口很痛。

父亲啪地一下把手拍在桌子上,勃然大怒,对我大声吼到:“杂种操的,你这写的什么?”

我一看大事不妙,转身就想逃,还没到门边被父亲一把抓住,他找了一根绳子把我绑在椅子上,另外又找了一根细一点的绳子和一个水桶,水桶装了些水,在把那细绳子泡在水里,然后拿出来一下一下抽在我身上,那种感觉居痛无比,身上所有的地方都象着了火一样,抽一下就燃起一条火。

我被疼的哭天喊地,苦苦哀求父亲:“爸,别打,疼啊,我在也不敢了。”我的顺势而为,我的太极拳一样转圆圈化力的方法一点用都没有,我根本动不了。

父亲依然一边抽一边骂,我的眼睛渐渐的开始模糊了,看到的是一片黑黑的空间有好多很小的星星一闪一闪飞来飞去。

那晚我无法入睡,除了疼还发烧,我只能一动不动的躺着,眼睛看着黑夜,小小的心灵里燃起了一丝的仇恨。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听到一种很吓人的低沉哭泣声,我间到了叶子烟的味道,知道是父亲在哭泣,我从未听到父亲如此伤心的哭泣。我的眼泪也顺着眼角不停的从脸上流到枕头上,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动,只让黑夜把我的眼泪默默的吞食掉。

第二天一早我很艰难的坐起来,父亲端着一个碗和一个盘子,还是黑着脸问我:“还疼吗?”

我没吱声,低着头,也不想说话。

父亲把碗和盘子放到我床边,转身上班去了。我看到一碗饭和一大盘的鸡蛋,我从来没有一次吃过这么多鸡蛋。心里一股暖暖的东西升腾起来,眼睛里又涌出了泪,我强忍着,不让这泪流下来……

 
蘑菇栽培技术大全简介 养鸡技术大全简介 养鸭技术大全简介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重庆通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重庆通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2月,是从事生态农业开发、农产品贸易、农业技术咨询服务的民营企业。提供众多养殖和种植以及加工制作的系列技术整合服务,这些技术不是单一的视频,而是系列的、成套的视频技术,是一种技术资源的组合和整合,也是创业的方案和具体实施方法,特别实用、有效。系列的技术避免了单一技术的片面性和局限性,几十、上百个相同技术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方法来阐述共同的一件事,所以它是全面的,也是可靠的。这些视频资料本身就是来自于众多的现实案例,体现了多角度、多层面、全面性、系统性。通过反复观看后就一定能轻松把握需要的技术,并能自如地从事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获得丰厚的回报。现代科技的快速发展,早已打破了传统的学习方法,最简单、最有效的学习方法就是:照着视频做,一边做一边总结提高!
 

联 系 人: 徐老师

移动电话: 13752851655  微信:13752851655

地    址: 重庆市巴南区木洞镇双河口乡晏家坝村2社

虫子鸡、虫子猪生态循环养殖场:重庆市綦江区石角镇回伍小学